Himalayan Art Resources

Subject: Yongle Textile Workshop Discussion (Chinese Translation)

Yongle Textile Workshop Discussion (Chinese Translation) |Yongle Textile Workshop Discussion | Textiles Main Page | Publication: A Highly Important Imperial Embroidered Silk Thangka | 中文页 Chinese Home Page

永乐纺织研讨讨论

多家纺织作品是在永乐皇帝的作坊里创作的。这些作品的设计依循了喜马拉雅艺术风格。这里讨论的四幅作品都是来自同一个作坊, 大约在同一时期创作的 ,而且都是一样的大幅面尺寸。

该宝帐怙主玛哈嘎拉和红威罗瓦都在私人收藏里,而大威德金刚和胜乐金刚属于拉萨大昭寺。

玛哈嘎拉纺织品遵循独特的萨迦传统肖像程序。大威德金刚则遵循独特的格鲁派传统肖像程序,因为在其圆形结构中描绘了九个头(见讨论)。该红威罗瓦和胜乐金刚作品遵循萨迦/格鲁派肖像程序,因为所有的红威罗瓦作品直到第六世大宝法王通瓦敦殿 (1416年-1453年)时期都被纳入了噶玛噶举派的传统 。直到1425年通瓦敦殿见到了夏鲁寺老师时才得到红威罗瓦的灌顶。至于胜乐金刚,它遵循了大成就者古里悉那恰铃肖像风格,而不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普遍遵循的大成就者卢伊巴和梅纪巴大师传统。

因为大威德金刚与红威罗瓦和胜乐金刚两者在同一组的做工,质量,尺寸是如此接近,所以最有可能的是他们的创作受到了格鲁派传统的影响,即老师绛钦却杰释迦益西(1354年至1435年)。

释迦益西,杰仁波切(宗喀巴)的主要学生之一,被中国的永乐皇帝邀请到南京。释迦益西1408年抵达南京并在那里停留了十年,也就是直到1418年。1419在拉萨他创立了色拉寺。释迦益西在1424年再次回到中国,留在朝廷(自1410搬到北京),直到1435年。

三幅纺织作品是最有可能是在释迦益西的影响下而创作的礼物,或者是送给释迦益西或其他格鲁派的老师的礼物。宝帐怙主玛哈嘎拉作品,由于其独特的萨迦意象,是最有可能创作作为送给萨迦传统中昆氏家族成员之一,八思巴的后裔的礼物。在此期间昆氏家族几位成员走访了南京和北京的朝廷。 从其它作品, 大黑天也略有不同,因为它是一种编织织物,而不是绣花。

有人认为这些类别的纺织品是送给 第五世大宝法王德新谢巴(1384年-1415年)的礼物。1407年4月10日因为皇帝的邀请, 24 岁的第五世大宝法王到南京,那是释迦益西到南京的前一年。并总共停留了38天 ,直到5月17日离开。在大约为期五周的访问期间,他会见了永乐皇帝,互换了礼品、以及进行宗教仪式和灌顶。

由于在1708年释迦益西到来之前格鲁派对朝廷不可能有影响, 委托大威德金刚纺织品就不太可能了。这也是德新谢巴离开南京很久以后了。此外,由于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和红威罗瓦绣纺织作品无疑是在同一个作坊 在大致相同的时期创作的, 它们最有可能是送给释迦益西而不是德新谢巴的礼物。

另一个关于德新谢巴和红卫罗瓦的修行和意象的重要推理是,直到第六世大宝法王通瓦敦殿(1416年-1453年)以前在噶玛噶举体系中的密宗教义未发现红卫罗瓦。传承过程如下:(早期的印度成就者,藏译者),布敦仁钦珠(1290至1364年),仁青朗杰是第一沙鹿住持(1318年-1388年),准巴达瓦(14世纪的沙鹿住持),第六世大宝法王通瓦敦殿等。如果第5世噶玛巴在红威罗瓦传承里的话,20世纪噶玛噶举传统的虔诚的实践者和推动者,伟大的蒋贡康楚(1813年-1899年)在他的著作中肯定会提到第五世的名称。贡康康楚在他的著作很清楚的提到(噶举密续宝藏,第5卷,17开本)红威罗瓦的传承是从布敦的萨迦世系来到噶玛噶举, 又传到仁青朗杰,其次是准巴达瓦,然后在第六世噶玛巴出生后的1416传给他。在通瓦敦殿传记录了这一部分, 讲到当他八岁(大约1424年)时从准巴达瓦得到的教授。

关键的证据是大威德金刚是在格鲁派肖像风格中所描述的,再加上红威罗瓦(尚未引入噶玛噶举)和胜乐金刚在萨迦/格鲁派的肖像风格都属同期、同一作坊的作品。

德新谢巴 (1384-1415)

出生: 1384年
1407年 4月 10日: 到达南京 (24岁)
1407年 5月 17日: 38 天后离开南京
1412年: 回到楚布寺
1415年: 圆寂

绛钦却杰释迦益西 (1354-1435)
出生: 1354年
1408: 到达南京 (54岁)
1418: 离开南京和北京的朝廷回到西藏
1419: 开创色拉寺
1424: 回到北京的朝廷
1435: 离开中国
1435: 圆寂

参考
汉斯, 迈克尔。编织图象:元和明朝初时期的藏中纺织唐卡。方向,1997年 11月

雷诺兹,瓦尔日,佛教丝绸纺织品:在中国和西藏的赞助和修行仪式证据,方向,1997年4月